冰雪

祈氏使魔 第八十九章 如果我消失

2020-02-14 16:24:43来源:励志吧0次阅读

祈氏使魔 第八十九章 如果我消失

“那我们该怎么办?真的无计可施了吗?”

“倒是还有一个办法,我想,如果能集结四方神的力量,再把所有驱魔师的力量加起来,运用《破劫》的封印阵再一次封印凌夜的话,应该可以阻止它。”他幽幽地说道,“但是,希望有些渺茫,不知道来不来得及,我们必须赶在它打破封印前,再次封印它。”

“我知道《破劫》的封印阵。”我分析说,“那天在书房,我把fèng鸣写的书看完并记下来了。”

我马上拿出纸笔,把《破劫》整本默写了下来,交给祈逸清。“我们必须尽可能地隐藏祭品,才能阻止凌夜,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隐藏祭品,凌夜它应该是知道这些祭品的,钰言也会知道。”

“我知道。可惜的是,有一些祭品是无法隐藏的,比如于皓文和宫遥他们,我们只能尽量去保护他们。而且,我相信,妖魔们应该不止会去找祭品,它们应该要展开攻击了。”

他抽出怀中的地图,指着每个国家的地理分布对我说,“钰言已经动手了,涯离城的瘟疫,还有死士。都是它的第一步棋,它召集了千年前的妖魔大军的领袖们,放出了妖灵王即将复活的消息,妖界一片哗然,再加上除魔师的压迫,它们已经迫不及待地想要攻下人界。现在四方国从四个分为五个,四个守护神分别驻守其中四个国家,只有月耀国是没有守护神的,它是最容易被攻破的,那些妖魔们已经被钰言一行人召集起来,应该会先攻下月耀国,接着采取环绕的攻势,把珂闵国,沐玄国,fèng岚国依次攻破,最后将龙鳞国完全包围起来攻破。”

“复活寻找祭品,攻击人界,这两件事应该是同时进行的,它们想要分散我们的注意力,同时削弱驱魔师的力量。一旦战争爆发,各国的驱魔师应该会被召集起来守卫领土,可能无暇顾及我们寻找祭品。”我接着分析说。

“没错,我担心的就是这点,所以,我改变主意了,我想要在祈岚交接族长那天,公布妖灵王复活的事情。”

“什么?”我猛地站起来,“你说要在祈岚交接族长那天,公布妖灵王复活的事情?为什么?这样不会对祈岚造成什么影响吗……这跟你一开始说的完全不一样你不是说过这会让祈岚的地位不稳,并且让他左右为难吗?”

“是啊,这跟我一开始说的不一样,我思考了许久,最终还是只能这样做。”他的眼神坚定不移,“我刚得到消息,那一天,莫文柏去除魔师学院视察的时候,凌夜把他的权杖打断了。莫文柏是珂闵国的祭司,他已经猜到凌夜是妖灵王,并且极有可能参加本届驱魔师大会,而驱魔师大会过后,就是祈氏的族长交接仪式,如果他在上面公布凌夜的身份,到时候,再怎么解释也于事无补。所有的驱魔师会对你群起而攻之,他们不会听你的解释,所以,我们必须先发制人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我攥紧手心,“这样的话……”

他打断我的话,“这样的话,他们就会开始警觉,会去采取防范措施阻止妖灵王。我们不可能永远隐瞒这件事,毕竟,封印妖灵王的事情,我们需要他们帮助。但是,这对你十分不利。一旦他们误会你是妖灵王,他们会把你当成威胁,你有可能有危险。所以,你不能说你是妖灵王,你要说你是千年前灵王与五大驱魔师设下的封印阵,你的身体里封印着妖灵王,而且你在一段时间内是可以控制它的。”

他把地图放在桌上,从怀中取出流离着月银色光芒的雪灵玉,“它是雪灵玉,是当年封印时用到的灵石之一,也是灵王的象征。你拿着,必要时候就亮出来,这块灵石可以证明你的身份是封印阵本身,而不是妖灵王。”

我接过雪灵玉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他看着我,“没关系,你不会有事。我会尽可能地保护你,也会同各国祭司交涉。”

“我在意的不是这个,我是在想,发生了这种事,祈氏一族的人说不定会将祈岚从族长之位拉下来。我是祈岚召唤出来的使魔,他们说不定会从这里下文章。”

我看向窗外,天空灰蒙蒙的,似乎要下雨了。

他没有回答我,小阳不安地望着天空,真的要下雨了。

“你先回去吧,还有几天,我们就要集体前往皇城参加驱魔师大会,而大会结束后,就是祈氏族长交接了。从明天起,学院会暂时放假。今晚,我会召集言幕紫他们,跟他们谈一下祭品一事,你不用在场,好好休息。”

祈逸清看了看天空,摸了摸小阳的头。

“嗯,好。”我抱起小阳就告辞。

回去的时候,我去了学院,大家都已经回去了,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寻找什么,总感觉丢了什么。我一路从大门逛到每个房间,每个庭阁

,把整个学院都逛遍了。

我来到了榕树下,天灰蒙蒙地快要下雨,小阳坐在我腿上,有些不安地看着天空。

我到底丢了什么?

“使魔。”赤瞳再次从书上倒挂下来,我淡淡扫了它一眼,“学起猴子挂树吗?”

“是蛇,蛇也挂树的好吧”

“你家蛇才整个从树上倒挂下来挂腊肠吗”

“总之,不说这个。”它翻身下树坐在我旁边,“你今天很可爱呢”

“你也是如此的美丽。”我语气中满满的讥讽之意。

“啧啧,不信就算了,你就不能学人类小女人一般心跳加速嘛?真是的很晚了,回去吧?”

它拉着我就直接走,而我却望了望天空,措手不及地下起了雨。

“赤瞳,你说如果我死了的话,会怎么样呢?”我的语气不起波澜。

“哈?你说什么?”它像是察觉什么一般停了下来,回头看着我。

“如果我消失的话,会怎么样呢?”我歪着头笑着说。

如果凌夜复活的话,势必要打破封印,而我是封印阵幻化出来的人形,应该会随着封印而消失。如果再次封印成功的话,我也会跟着消失。

无论是哪一个,我都会消失。

“怎么了?我总觉得你最近老是在担心什么?”赤瞳握紧我的手,而我淡淡地抬头看了一下天空,“没有。”

“不说清楚就别想走。”它扣住我的手。

我看着它,沉默。雨把我们打湿,它蹙紧眉头,无论问我什么,我都没有回答。

最后,它拗不过我,拖着我回了祈府,它没有回头,淡淡说道,“你消失的话,一定有人会伤心。”

伤心?不就是个使魔嘛?而且还是个没用的使魔……我笑笑,并没有反驳它。

回到了房间,赤瞳看了我许久,转身离去,我正准备关门的时候,听见它认真地说。

“我也是其中之一。”

我僵在了原地,它消失在雨中。

...

分享到: